欢迎访问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旧址(毛泽东与第一师范纪念馆)官网!

毛泽东研究
论青年毛泽东教育思想的嬗变
来源:朱与墨 巢卫平   发布日期:2017-11-29  点击:

摘要:青年毛泽东从主办工人夜学、创办自修大学到创办工农运动讲习所,其思想经历了从教育救国论到教育服务革命救国论的转变,其内容表现为人格主义的国民教育、平民主义教育和革命主义教育。形成了他教育服务革命、革命不离教育的职业革命生涯的特色。

关键词:青年毛泽东 工人夜学 自修大学 教育思想


一、工人夜学:毛泽东教育救国论的人格主义教育实践

在西方教育思潮的影响下,毛泽东求学湖南一师时,湖湘大地主要流布军国民教育思潮、实业教育思潮和国民教育思潮。军国民思潮重政治性,旨在增强民众的国民意识,特别是培育对国家和民族的使命感。实业救国思潮重在改革旧的课程设置,培植实业人才。国民教育思潮则重点扩大受教育者的范围,全民扫盲、开通民智。三者虽切入点有异,但殊途同归,目的都是为了改进教育质量,振兴国运,教育强国,都属于教育强国论的范畴。毛泽东博览群书,他熟读中国近代史,喜欢思考近代中国的“洋务运动” 、“维新变法”、梁启超提出的“新民说”(认为中国要强盛,必须培育新民,改造国民性)。特别是“辛亥革命”流产后,改造国民性的教育救国论成为当时社会精英中一种主流思潮。学生时代的毛泽东非常崇拜梁启超,他迅速地接受了“教育救国论”。他在1917年8月23日给黎锦熙的信中,论述改造社会必有“本源”,“所谓本源者,倡学而已矣”。[1]并认为当时“社会之组织极复杂,而又有数千年之历史,民智污塞,开通为难”。1918年他组织了新民学会,最初的宗旨就是“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与风俗”。当时毛泽东持群众落后论的观点,他痛恨中国封建社会“忠孝思想对人民的统治,中国四万万人,差不多有三万万九千万是迷信家,迷信神鬼,迷信物象,迷信运命,迷信强权。全然不认有个人,不认有自己,不认有真理”[2]毛泽东虽然持民智不开、群众落后的观点,但他并没鄙而远之,他来自农村,他决心以教育来改造国民性。1917年11月毛泽东积极地接办了湖南一师上学期开办但已停办的工人夜学,为鼓动工人来上夜学,他煞费苦心地写了白话文的口语化招学广告,循循善诱,并亲自组织同学到工厂以多种喜闻乐见的民间文艺形式去做直接的招生宣传。一时工人报名争先恐后,夜学限于场地招生了120多人,工人夜学被毛泽东成功地开办起来了。

毛泽东主办工人夜学的缘起,从他在《夜学日志首卷》中的记载可以看到:一是为了开启民智。“我国现状,社会之中坚实力为大多数失学之国民,此辈阻碍政令之推行,自治之组织,风俗之改良,教育之普及,其力甚大。此时固应以学校教育为急,造成新国民及有开拓能力之人材。而欲达此目的,不可不去为此目的之阻碍”。二是为了推行国民教育,保障受教育权的基本人权。“欧美号称教育普及,而夜学与露天学校、半日学校、林间学校等不废;……于无可教育之中,求其一成之可教者,而不忍恝置也。草木鸟兽,同兹生类,犹宜护惜,而况人乎?”三是为了“扬善止恶”,因人本善。“小人原不小,他本不是恶人,偶因天禀之不齐,境遇不同至于失学,正仁人之所宜矜惜,而无可自诿者。”毛泽东持的是人本善的思想。四是便于湖南一师同学们实习。五是促进教育走入社会,学校与社会相洽相融相哺。“现时学校大弊,在与社会打成两橛,犹鸿沟之分东西。一入学校,俯视社会犹如登天;社会之于学校,亦视为一种神圣不可捉摸之物。相隔相疑,乃成三弊:一为学生不能得职业于社会,……一则社会不遣子弟入学校,……一则烧校阻款之事由此起也。除去三弊,疏通隔阂,社会与学校团结一气,社会之人视学生如耳目,依其指导而得繁荣发展之益;学生视社会之人如手足,凭其辅佐而得实施所志之益。久之,社会之人皆学校毕业之人,学校之局部为一时之小学校,社会之全实为永久之大学校。”毛泽东陈述上述理由,得到了学校全体教职员工的赞成。[3]此外,毛泽东在1918年的《学友会五月十日事录》中在谈到经费与办学的关系时,写道:“又如夜学,利济失学穷民,实属功德无量,竟无法使其经费独立,仅仰校款余沥进行……”。[4]

综上述可见,1917年毛泽东主办湖南第一师范工人夜学,浅处说是出于同情工人“写不得、认不得、算不得”的窘迫困境,更深层次的动机则是开启民智,改造国民性,通过提高文化素质育成国民人格意识。这从《夜学招学广告》中亦可见,“讲了写不得,写了认不得,有数算不得,都是个人,照这样看起来岂不是同木石一样。”[5]人格主义教育的着力点是将人们从泯灭个性的精神枷锁中解放出来,毛泽东当时认为教育进步,政治也进步;教育落后,文盲多,政治也落后。他曾以地方自治为例,哪个农村读书人多,则发起和推动地方自治的工作就做得好。现代议会制,实行“民主选举”,需要民众有文化。民国初年两次选举,尽劣绅恶棍武举投票,乡民多数竟不知选举是怎么一回事。因此,改造社会,须从办教育入手,改造国民性,提高国民文化,提高群众觉悟,才能消除社会进步的阻力。毛泽东当时的人格主义教育思想,受影响于校长孔昭绶和哲学老师杨昌济。孔治校湖南一师标榜“以人格教育、军国民教育、实用教育为实现救国强种唯一之教旨”。杨昌济则倡言 “欲救国家之危亡,舍从事国民教育,别无他法。”“教育尽人所宜受。”[6]


二、自修大学:平民教育运动形式之和革命救国教育内容之实

1919年,杜威应邀来华系统介绍其平民主义教育的主张。杜威宣称教育“是人类社会进化最有效的一种工具”,“教育即生活”,“社会改良,全靠学校”,而“教育的目的,就是要破除阶级制,莫使少数人有教育,多数人无教育,”必须使人人都接受教育,社会才能进步,国家方能强盛不衰。平民教育是治国的“利器”。杜威在中国10多省市(包括湖南长沙)巡回演讲后,“平民教育”成为了当时最为响亮、时髦的词句。[7]随后,罗素又来湘讲演,鼓吹阶级调和、阶级互助和阶级感化的改良主义,主张用循序渐进的办法来实现共产主义,进而指出农业国的中国唯一出路就是发展教育、开发实业,随后社会名流大规模来湖南演讲,中外名人咸集长沙,进行种种新思潮、新观念的宣传。[8]但平民教育思潮其属性仍是改良主义的,是国民教育思潮有所改进的的一种教育救国论;国民教育旨在通过成人扫盲教育、培养国民人格意识,平民教育重在把一直高高在上教育、知识、学问泛化,去其高贵神圣性、垄断性。

青年毛泽东一直对中国的旧私塾教育和资产阶级的现代学校持批判态度。他深受新的教育思潮影响,从湖南一师毕业后,在种种教育改革中,他选择了工读新村。1918年6月进行“工读”实验,“人人读书,人人劳动,各尽所能,各取所需”;1919年又计议“新村”生活。他强调:工读新村是以教育为本,学校为基,“创造新生活之大端,”故主张把读书与职业、读书与生产、读书与工作实际结合,由这种学生组成新家庭,合若干新家庭就会创造新村,新村里的一切设施、一切生产资料都是公有的,由无数的新村就会构成新社会,就会实现社会制度的变革。[9]毛泽东的工读新村思想是一种空想的社会主义,毛泽东的“工读”实验和“新村计划”在当时风云际会的社会动荡中都没能进行下去,但却反映了他想建立一所自修学校由来已久的意愿,他在从湖南全省高等中学退学后在湖南省立图书馆自修半年的学习生活中孕育的自修情结。他在1920年2月致陶毅信中说:“想和同志成一‘自由研究社’(或径名自修大学)。”3月给致周世钊的信中又说:“我想我们在长沙要创造一种新的生活,可以邀合同志,租一所房子,办一个自修大学。”[10]

毛泽东在1920年12月1日致蔡和森、萧子升并在法诸友的信中批判罗素和平主义的观点后,认为教育方法是不行的,我看俄国式的革命是无论如何的山穷水尽诸路走不通了的一个变计,并精辟分析了单靠教育不能救中国的理由。对蔡和森提出的用俄国式的方法来改造中国与世界,实现无产阶级专政,“表示深切的赞同”,这封信是毛泽东在世界观转变的重要标志。[11]年底成立了湖南共产主义小组,开始秘密建党工作。1920年夏天,驱张运动后和湖南自治运动的失败,毛泽东逐步放弃了教育救国论的改良主义,彻底与空想社会主义决裂,在陈独秀的帮助指导下,最终转变成了马克思主义者。

有了马列主义指导毛泽东教育实践活动的内容焕然一新。他批判超阶级、超政治的改良主义教育观点,认为要获得工农教育权,首先必须夺取政权,而要夺取政权,必须进行革命和专政来实现。1920年9月,毛泽东回到长沙任一师附小主事后,积极开设了“民众夜学”,毛泽东主持夜学工作,给夜学上课,实施马克思主义和科学文化知识的启蒙教育,宣传“劳工是社会的台柱子”,“工人”两字连起来就是“天”,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力量大于天。而不再是教工人“认得几个字,算得几笔数,那才是便宜的”的目的。在毛泽东及其“民众夜学”的推动下,湖南劳工会先后创办了两所工人夜校及一处平民阅览室和一所女子职业学校。[12]

1921年7月党成立后,毛泽东仍没有忘记他酝酿已久的“自修大学” ,更由于当时传播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教育培训党员干部和发展党团组织需要一所学校。因此在参加中共“一大”返回湖南后,毛泽东就开始创办自修大学。8月在船山学社社长贺民范、总理仇鳌等人的帮助下,湖南自修大学正式成立。自修大学的办学宗旨和目的,在其《组织大纲》、《创立宣言》和《入学须知》中均作了明确的表述:“研究各种学术,以期发明真理,造成人才,便文化普及于平民,学术周流于社会。”“学生不但修学,还要有向上的意思,养成健全的人格,煎涤不良习惯,为革新社会准备。”[13]同时,毛泽东在《创立宣言》中,还痛陈了古代书院与现代学校的三大弊端:一是他们有严苛的入学程序限制,使好多有志青年求学无门;二是将学术神秘化,垄断知识,学术为少数“学阀”所专与平民社会隔离,造成知识阶级奴役平民阶级;三是学费昂贵,非阔家不能入。进而毛泽东指出,自修大学就是要力矫这些弊端,办成一种平民主义大学。凡有志青年,不必花费太多,即可以求学,“看学问如粗茶淡饭,肚子饿了,拿来就吃,务使公开,每人都可取得一份。”[14]自修大学是一所开放式的大学,学生可以在校内学习也可以在校外学习,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基础决定学习的科目数量。其学习方法将旧制的被动的求学变为主动的自学,实行自己看书,自己思索,共同讨论,共同研究与老师辅导相结合,理论联系实际。自修大学的形式具有鲜明的平民主义教育的特点,一是花钱少,学生不论多少钱都可以求学。二是不拘形式,招收学员不受学历限制,不设门槛,便利公众入学;三是尊重个体差异的趣味教学,学制灵活,学习科目及进程由学生自主决定。[15]

自修大学设文、法两科,马克思主义和俄国十月革命的内容占了很大部分。并且对招生对象采取“比较慎重的态度,”《入学须知》中指出,“我们不愿意我们的同学中一个‘少爷’或‘小姐’也不愿意有一个麻木或糊涂的人”。特别是1923年4月校刊《新时代》的发刊词鲜明指出:“本刊却是有一定主张有一定宗旨的。……组织这个学问上的亡命之邦,努力研究致用的学术,实行社会改造的准备,……将来,国家如何改选,政治如何澄清,帝国主义如何打倒,武人政治如何推翻,教育制度如何改革,文学、艺术及其他学问如何革命,如何建设等问题,本刊必有一种根本的研究和具体的主张贡献出来”。[16]其革命救国论的观点昭然可见。这也就导致了半年后自修大学遭到当政者查封。自修大学的形式主张初期看起来是推行当时流行的平民主义教育运动,籍此从当政者那里获得了办学经费,但它的教育内容已有质的变化,已是马克思主义革命救国论的内容。由于其革命主张的办学本质过早曝露,使它只存在2年多的时间,但其影响如惊雷般响彻神州大地。社会名流蔡元培、章太炎、李石曾、陈独秀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是“各省新设大学之模范”,“高等教育普及之先导” ,“社会自由制度实现之先导。”[17]自修大学遭查封后,毛泽东等马上又创办了湘江学校,培养了300多名优秀农运骨干和革命积极分子。毛泽东教育思想由教育救国论发展到教育服务革命救国论,由把教育作为改造国民性,促使社会进化的工具发展到把教育作为革命的工具、武器,实现了教育思想上质的飞跃。


参考文献

[7][8][13][14][16]周秋光,莫志斌.湖南教育史(第二卷).长沙:岳麓书社,2002年,第1版,第415,522,507,538,540,542页.

[1][10]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年谱(1893-1949),北京: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3年第1版,第28 ,54-55,页.

[2]毛泽东.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湘江评论,1919年7月14日.

[3][4][5]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湖南省委《毛泽东早期文稿》编辑组.毛泽东早期文稿,长沙:湖南出版社,1990年,第1版,第97,111,94页.

[6][9][11][12][17]孟湘砥,唐振南,孙海林.毛泽东教育思想探源,湖南教育思想出版社,1993年,第1版,第229,230,223,73,82页.

[15]齐建芬.二十世纪初教育界的曙光.2007年第二届全国毛泽东纪念馆联谊会论文集,第46页.

作者简介:

朱与墨(1972-),男,湖南郴州人,硕士,讲师,湖南第一师范青年毛泽东纪念馆研究人员。

巢卫平(1969-),女,湖南岳阳人,硕士,讲师,湖南第一师范校友会研究人员。

馆址: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书院路356号    邮政编码:410002  讲解预约、研学咨询电话:0731-85157430   

主办:毛泽东与第一师范纪念馆  主管:湖南第一师范学院  湘ICP备05000548号  湘教QS1-200505-000191